纯现金VS拒绝现金:“无现金社会”离我们有多远?

据信,许多人面临着不拿现金的困境。景点只接受现金购票和现金高速收费。除了只接受现金的困境之外,许多消费者还遇到了商家“只支持代码扫描而不接受现金”的现象。

但是,为了纠正个别企业“拒绝现金、创造无现金社会”的做法,央行发布了《关于纠正拒绝现金行为的指导文件》(中国人民银行公告[2018年第10号)。

在这方面,“无现金社会”一词也陷入了沉默。

那么,“无现金社会”真的不可靠吗?我们需要建设一个什么样的“无现金社会”?放眼世界,所谓“无现金社会”是指信用卡支付和移动支付等“无现金”支付方式成为主流支付方式的社会,即电子支付取代现金支付。

无现金支付有许多优点。瑞典、芬兰、新加坡、印度等世界许多国家都在大力推进“无现金社会”的建设,并将其视为节约社会资源的重要手段。

第一是节约社会资源,降低社会成本,减少环境破坏。

在现金印刷和流通过程中,需要消耗大量资源,运输和交易也会产生巨大的社会成本。

然而,无现金支付依赖于电子设备、银行卡和其他媒体来传输数字信息。支付作为一种功能嵌入到这些设备或媒体中,有效地节省了社会资源。

第二是减少细菌的感染。

现金流经众多环境和人群,纸币携带大量细菌,易于传播。

第三个更安全,减少了被盗的风险。

纸币和硬币等货币在携带时很容易被遗忘或被盗。相比之下,无现金支付依赖于密码或生物特征进行验证,这更安全。

除上述优势外,无现金支付还有其他功能,如减少道德风险、减少假币和加强反洗钱。各国也在实践中积极推进“无现金社会”的建设。

中国实行“无现金社会”。

数据显示,中国的电子钱包支付占62%,远远超过全球平均水平18%。非现金支付从2008年的约600万亿跃升至2018年的近380万亿,增幅超过6倍。

然而,与国外主要发达国家不同,中国的“无现金社会”建设已经跨越了“卡支付”(信用卡支付方式)阶段,新兴的移动支付方式正在引领世界。

北欧是建设“无现金社会”的先锋。瑞典、丹麦和芬兰是世界上对现金依赖最低的国家。

瑞典的无现金交易比例超过95%,预计这将是世界上第一个真正的无现金社会。

新加坡政府在2001年明确提出发展电子货币的最高目标,即建立一个“无现金社会”。

目前,电子货币垄断制度已经实施。

广泛使用的电子货币主要是基于卡的电子货币产品。

印度政府在实施“票据报废令”后,逐步引入了国家支付钱包和国家支付二维码,旨在帮助人们以简单可靠的方式在账户之间转移资金。

印度尼西亚、越南、马来西亚和其他国家已经出台了建立“无现金社会”的政策指导

美国和日本对“无现金社会”有不同的态度,以移动支付为代表的无现金交易模式发展极其缓慢。

安全、文化观念等因素使其在促进“无现金社会”的发展中显得保守。

“无现金社会”的负面外部效应首先说明了建设“无现金社会”的优势和未来发展趋势。

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本文开头提到的中国人民银行“惩罚拒绝现金”会出现?当然,这并不是说监管看不到好处,而是就像硬币的两面一样,在一个无现金的社会中适度发展对国家和人民有利,过度发展可能会产生负面影响。

具体来说:首先,消费者的选择权受到侵犯。

简而言之,作为消费者,他们应该可以自由选择用现金、银行卡、手机或其他设备支付的方式。企业不能也不应该强迫用户只用银行卡或手机支付。尽管这降低了成本,但对消费者来说,是企业为用户筛选支付方式。

第二,它将导致社会不公。

除了通常可以使用无现金支付方式的人之外,还有许多弱势群体(老人、儿童、残疾人等)。)和不发达地区的人们。他们对新兴支付方式的接受度很低。他们没有智能手机,不上网,甚至没有银行账户。其中新的支付方式难以推广应用。

如果我们忽视这些问题,坚持无现金交易,我们将强行把这些人排除在现代社会之外。

第三,个人隐私披露。

传统现金支付的风险只是金钱的损失,但无现金支付伴随着个人信息披露的风险。电子支付欺诈和网上银行欺诈的增长速度是无现金社会面临的最大挑战。

但是,如果支付设备(如手机和银行卡)丢失,损失会更大。

第四,它严重依赖信息传输技术。一旦网络瘫痪,就无法付款。

例如,当自然灾害(如地震和台风)和人为灾害(如战争)发生时,基础设施遭到破坏,电子支付无法进行,社会的正常生活陷入瘫痪。

同样,网络层面的黑客攻击也会导致网络瘫痪,从而阻碍正常的消费者支出。

第五,过度消费导致了更多的“月光族”。

一方面,在无现金交易中,传统支出中的“肉体痛苦”的真实感觉减少了;与此同时,信用支付方式也让消费看起来更少。

另一方面,支付的便利使借钱变得更容易。各种贷款平台使用大数据进行精确营销,使高级消费变得普遍和智能。

模糊的“数字现金”使得许多人难以控制他们的消费欲望,这对低收入的年轻人来说不是好事。

此外,“无现金社会”的建设还面临着其他很多问题,如支付被少数机构垄断,产生不合理定价的情况;个人信息保护和过度使用的矛盾;不同国家体系的互联互通等问题,这些问题都严重制约着“无现金社会”的发展。此外,“无现金社会”的建设还面临许多其他问题,如少数机构垄断支付,导致定价不合理。个人信息保护与过度使用之间的矛盾;不同国家制度的相互联系等问题严重制约了“无现金社会”的发展。

显然,建设一个“无现金社会”是必要的,但它面临许多风险和问题。这些问题在中国这个人口众多、地域辽阔的大国更加突出。我们不仅要提高支付效率,还要在金融基础设施方面做到公平。

那么,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无现金社会”,如何建设一个合适的“无现金社会”?“无现金社会”在未来会回到文章开头提到的只收现金和拒绝现金的行为。

只有现金是市场参与者的自愿选择。随着消费者对其产品或服务需求的增加,企业自然会增加支付方式供消费者选择,以满足消费者的需求。这也是“无现金社会”建设过程中支付方式的转型升级。

对于拒绝现金,这可以说是监管机构对企业“用脚投票”的市场行为的监管。

目前,“一部手机环游世界”省去了钱包和零钱等许多麻烦,随身携带现金的人也越来越少。

消费者更喜欢便捷的支付体验,而商家则根据日常运营需求、安全性、成本、消费者选择等因素综合判断应该提供哪些支付方式。

商家“用脚投票”的市场行为导致的结果(现金用户不能消费和支付)似乎与“无现金社会”的建设结果(高效便捷的支付体验)相矛盾。

从监督的角度来看,监督不是阻碍或阻止“无现金社会”的发展,而是阻止这种投机和随之而来的商家“拒绝现金”行为。

拒绝接受现金绝不等同于“无现金社会”。

我们应该知道现金是法律规定的流通货币。拒绝接受现金无疑是涉嫌违法的。商家大肆宣传建立一个“无现金社会”,忽视了少数弱势群体的利益,使得他们无法进行正常的消费支付。

因此,建设“无现金社会”不仅需要市场参与者和消费者,还需要监管者的参与。只有这样,才能平衡各方利益,真正实现“无现金社会”的优势。

在另一个层面上,我们也需要对“无现金社会”有一个更清晰的理解。

首先,“无现金社会”不是绝对无现金的。

消费者有权选择支付工具,商家有义务提供各种支付方式。

商家面对的消费者是多样化的,单一的支付方式是不公平和低效的。

因此,各方应努力积极推广银行卡、二维码支付、NFC、账单等各种支付工具的应用,以满足消费者的多样化需求。

第二,“无现金社会”需要适当的监督和指导,需要机构的适当推动,需要企业的同情。

支付是金融基础设施,是消费的必要步骤,不能等同于普通商品或服务。

各类市场主体,尤其是履行支付责任的机构和企业,需要换位思考,从消费者的角度考虑问题,有效满足消费者多样化的支付需求。这不仅是企业的责任,也是在当前“关注消费者体验”中提高竞争力的最佳方式之一。

可以想象,如果商家甚至不能满足基本的支付需求,消费者又有什么理由选择它呢?第三,“无现金社会”需要提高效率,但需要更加公平。

支付涉及每个人,无现金交易的优势值得肯定。

然而,中国人口众多,地理区域广阔。区域和城镇发展不平衡。消费者的支付需求各不相同。现金支付习惯和偏好仍然广泛存在。

无现金交易的发展不能以损害现金使用者的利益为前提。我们想要创造的是一个高效便捷的支付环境,而不是为了无现金的目的建立一个无现金的社会。

第四,注意负面影响。

无现金交易范围广、规模大,任何小的负面影响都会被放大到如此大的规模。

无现金交易引发的“数据寡头和垄断机构、数字鸿沟导致的有限适用群体、信息和财产安全”问题逐渐影响到整个社会。

关注和解决负面影响比快速推广更有意义。

最后,社会需要增加财富观念和消费教育,以减少过度消费。

从现金到移动支付的转变已经导致许多人失去了“钱”的概念。人们对财富的概念在他们的账户中只是一个模糊的数字。没有实物,“钱”的概念自然会弱化,这也导致年轻人过度消费。

及时纠正这种消费观念不是任何一个主体或组织的义务,而是需要所有市场参与者的共同努力。

本文由苏宁财富信息公司原创,作者是苏宁金融研究所研究员黄大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