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接受中国政府第一任非洲事务特别代表刘金桂专访时,“一带一路”项目也可能向非洲倾斜。

每一位记者、李彪和每一位编辑,陈旭与中国的关系一直是中国外交关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近年来,中非领导人互访、经贸合作和文化交流日益频繁。在“一带一路”倡议的推动下,中非关系正走向一个新的高度。

然而,日益密切的中非关系也导致一些“有色眼镜”国家不顾事实,猜测甚至指责中国在非洲从事所谓的“新殖民主义”。

另一方面,该国也有人认为,在贫困、落后和政治不稳定的背景下,非洲值得投资。对于这种怀疑,专家们已经给出了客观公正的评价。

9月6日至8日,在泰和智库主办、国家商报与智库战略合作赞助的第三届“泰和文明论坛”期间,国家商报(以下简称NBD)记者就一系列热点问题采访了中国政府第一任非洲事务特别代表、前驻南非大使刘金桂。

一些干涉不会阻碍中非合作NBD:中国领导人近年来频繁访问非洲。你认为这发出了什么信号?刘金桂:中国领导人近年来频繁访问非洲。习近平主席四次访问了几个非洲国家。此外,李克强总理、李舒展主席等领导人也访问了非洲。

这一现象体现了以下特点:第一,中国高度重视非洲国家。

自1991年钱其琛同志担任外交部长以来,我国外交部长在第一年对非洲的首次访问几乎每年都持续了近30年。

第二,它反映了中非关系的发展需要各国领导人之间的频繁对话。

中非关系就像“亲戚”。亲戚走得越近,他们就会变得越近。

中非关系经历了几次“跳跃”——2000年中非合作论坛首届部长级会议在北京召开时,我们将其定位为新型伙伴关系。

2006年首届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召开时,我们将其定位为中非新的战略伙伴关系。

在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上,中非领导人将共同推动两国关系发展成为全面的战略伙伴关系。

在去年9月举行的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上,双方发表了关于建设更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的宣言。因此,中非关系已经超越双边范畴,进入了建立更紧密命运共同体的阶段。

第三点也表明,中非领导人有着加强战略合作的共同愿望。

非洲有50多个国家,大多数国家的领导人都访问过中国。

例如,中国去年在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上接待了大量非洲领导人。

此次峰会也成为中国现代外交史上规模最大、知名度最高的会议。

NBD:某些国家戴着“有色眼镜”,罔顾事实指责中国在非洲搞所谓的“新殖民主义”,您如何来回应这种观点呢?刘贵今:你说得很对,的确有个别国家是带着有色的眼镜,以一种十分偏狭的心理来看待中非关系和中非合作。NBD:一些国家戴着“有色眼镜”,指责中国不顾事实,在非洲从事所谓的“新殖民主义”。你对这种观点有什么反应?刘金桂:你说得很对。事实上,一些国家戴着有色眼镜,以非常狭隘的眼光看待中非关系和中非合作。

因为在一些西方政治家或媒体眼中,非洲是他们的“世袭领地”和“后院”。

因此,随着中国与非洲关系的发展,这部分人觉得中国已经动了他们的“篮子里的奶酪”,背上有刺,喉咙里有骨头。找到各种理由和无端指控来诋毁中国是非常不舒服的。

事实上,中非合作受到非洲国家的广泛欢迎。

由于中国与非洲合作,它不干涉其他国家的内政,也不附加援助的政治条件,而是支持非洲国家探索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

与此同时,中国不会为在非洲的投资寻求狭隘的地缘政治利益,也不会陷入所谓的“债务陷阱”,因为我们对非洲的贷款用于发展,用于“养鸡和产卵”。

有一句非洲谚语说:青蛙的声音怎么能阻止奶牛在河边喝水呢?一些西方国家的这种干涉和破坏不会阻碍中非合作。

中非合作迈向更可持续的阶段NBD:在许多中国人的印象中,人们常说非洲经常与“贫困”和“政治不稳定”联系在一起。中国增加对非洲的投资有风险吗?刘金桂:非洲确实存在贫困、落后甚至战争。非洲仍然是最贫穷的大陆。这有许多原因。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非洲是一个富有潜力、丰富多彩的大陆。

我们看到它的贫穷和落后,这只是一个暂时现象。我们还应该看到它巨大的发展潜力和丰富的资源,这些最终将转化为发展潜力。看到越来越多的非洲国家及其领导人把发展作为他们的第一要务;我们还应该看到非洲近年来在经济和社会领域取得的发展和进步。

风险是存在的,无论你投资哪里都会有风险,但是你不能因为有风险就停止投资。风险也可以成为机遇。

正是因为非洲存在一些风险和投资环境不尽人意,中国企业才有很多机会进入非洲。

尽管风险较小的地方可能有良好的基础设施和健全的法律,但它们可能不欢迎我们投资。

然而,非洲国家目前正张开双臂欢迎中国的投资。很少有非洲领导人在会见中国领导人时,没有表示希望中国增加对非洲的投资。

同时,他们也希望从中国的经验中学到更多。

近年来,许多非洲国家提议“向东看”。

举个小例子,2006年,我陪同时任南非总统到北京参加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一天晚上,他突然提议买中国人写的关于中国改革开放的书。

他说,要了解中国,必须阅读中国出版物。

后来,他回去写了一篇文章,认为中国是世界的希望和非洲的发展。

NBD:非洲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态度是什么,“一带一路”给非洲带来了什么变化?你认为中非关系的未来如何?刘金桂:自“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非洲国家一直热切而积极地希望参与“一带一路”的共同建设。

在2017年“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峰会论坛上,习主席明确表示,“一带一路”建设植根于丝绸之路的历史土壤,聚焦亚洲、欧洲和非洲。

去年中非合作论坛的主题之一是“一带一路”与2030年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对接,与非洲联盟“2063愿景”对接,与各国发展战略对接。

非洲国家把“一带一路”视为对话与合作的平台,这对中国和非洲都有利。

在“一带一路”建设期间,我们已经有了一些大型合资企业,如八木铁路,目前仍在扩建中。

当然,“一带一路”在项目方面仍然需要更倾向于非洲国家。

无论是在中非合作论坛的平台上,还是在“一带一路”的平台上,中非合作都有着非常广阔的前景。现在它必须走向更高的阶段,实现转型升级,实现更可持续、更绿色的发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