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公司在美国专门抓“惯偷”,成立一年后就接受了数亿美元的订单。

在安全领域,武汉神木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木科技”)在美国积累了19万多个“惯偷”数据库。 去年年底,系统统计显示,一名美国惯犯共实施了32起盗窃案,总金额超过7000美元。证据最终将他绳之以法,并判处他7年监禁。 神木科技成立时间短,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从业绩来看,公司成立于2016年12月9日,过去一年完成了1.2亿美元的订单,只有80名员工,人均产值高。 从融资情况来看,2017年12月1日,神木科技完成了第一轮融资。投资者是“国家前缀”的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总额1.3亿元。 那么,这个诞生于武汉光谷,以人脸识别和姿态识别为核心优势的计算机视觉企业是如何快速成长的呢?1月27日,神木科技董事长刘景峰来到他位于武汉烽火创新谷的办公室,公司的微信号自动向他发送了一条信息:“牧师(刘景峰密码)来到办公室。” “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公司了,收到这个提示我很惊讶。 ”刘景峰告诉支点,这个消息来自公司最新的办公室视觉识别系统。 这些信息也反映了神木技术的领域 神木科技产品作为在人脸识别、物体识别和车辆识别算法方面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企业,已经广泛应用于安防、零售和手机应用 虽然公司很快就成立了,但刘景峰是一个真正的“连续企业家” 神木科技可以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取得一定的成就,这与他过去的经历密切相关。 刘景峰1974年10月出生于江苏靖江。 1991年,他以高分被中国创业率最高的大学浙江大学录取,然后以光电信息硕士学位离开。 随后几年,他先后获得新加坡国立大学电子工程硕士学位和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博士学位。 自2002年以来,刘景峰一直是迈拓、马维尔、大规模集成电路等知名企业的高级工程师和总工程师。 要在大企业工作,必须接受这样一个事实:一个人是一个“螺丝钉”,这不符合刘景峰不安分的性格。 因此,当他在美国的时候,他试图在科学技术领域创业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2010年7月,36岁的刘景峰正式将职业道路转向中国,在武汉成立了联思皮(武汉)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思皮”),专门从事芯片领域 在那之前,刘景峰曾经去过武汉。为什么他选择这作为国内创业的第一站?根据常识,北方、上海、广州和深圳似乎是他首选的出发点。 这是指一次经历。2010年4月,刘景峰出席了武汉光谷在波士顿举办的海外人才研讨会,并被光谷的发展趋势深深吸引。 同年5月,他决定去看望韩寒 “当时,政府给了我很多优惠政策,这让我很感动。 武汉100多万大学生也为公司的发展提供了人才基础。 ”刘景峰说道 在他看来,即使武汉位于中部,也不会影响与沿海地区高端人才的对接。“在互联网时代,他们不需要搬到武汉,他们可以在一线城市远程办公。” 经过两年的研发,联思普锐斯电影(像一条生产线通过一系列工艺步骤制作芯片)取得了成功,刘景峰因此成为全国第七批“千人计划”国家杰出专家 神木科技董事长刘景峰 美国市场的需求来自盗窃监控和婴儿监控。许多技术企业家在创业之初过于注重技术,无法充分利用企业或产品的优势。 在神木科技建立之前,刘景峰已经经历了这个阶段。 “恋思皮芯片开发成功后,市场推广不好,公司最少只有200元 刘景峰的团队发现,是属于芯片中间产品的各种模块引领了销量。 基于此,涟思皮推出了一款名为“pcDuino”的产品,这款产品类似于无包装的微型裸电脑,可用于快速开发无线路由器和电子相框等产品。 “这款产品符合前几年创造客户、开拓新来源的热潮。该公司已收到许多海外订单,并得以持续发展。 ”之后,刘景峰在做决策时会特别关注客户的需求。 这种思维的转变是企业家打磨的结果,也是神木科技诞生的重要背景。 2016年,刘景峰的团队了解了视觉识别在美国的应用需求 然后,他在武汉创立了神木科技,专注于这一领域 需求主要来自以下两点 首先,美国家庭习惯把婴儿放在不同的房间睡觉。如果婴儿翻身时捂住鼻子和嘴,他们很容易窒息。这就产生了婴儿监护的子市场,而这个子市场还没有得到充分开发。 在婴儿监护方面,神木科技推出了一个集摄像头、算法和芯片于一体的方案。通过对婴儿睡眠姿势和姿势的分析,当特殊情况发生时,会及时通知家人。 其次,美国零售店经常被小偷“光顾”,而店主缺乏有效的控制措施。 在这方面必须提到一个背景——在美国的许多地方,如果一次盗窃的金额不超过7000美元,小偷就不会被定罪。 问题是没有成熟的数据库可以计算出一个人的累计盗窃量。 “只要小偷每次偷的少一点,即使他在第一天被抓住,第二天就可以被释放,然后换成另一个去偷。商人对此非常苦恼。 ”刘景峰说道 盗窃监控模式类似于婴儿监控模式,但除了销售设备之外,神木科技还可以每月向客户收取服务费,目前每月累计达500万美元。 “去年11月,一项系统统计显示,一名美国惯犯共犯下32起盗窃案,总金额超过7000美元。证据最终将他绳之以法,并判处他7年监禁。 ”刘景峰说道 在安全领域,神木科技在美国积累了19万多个“惯偷”数据库。一旦发现可疑人员,系统将提醒工作人员给予应有的关注,每年每家商店节省3万至5万美元。 除了监控盗窃行为之外,神木科技还开发了其他适合零售业的功能,例如通过人脸识别分析零售店中的人员流动和分布,以帮助店主做出决策。 “神木不是以技术为导向,而是以客户为导向的企业 该算法以人脸、物体和车辆识别为核心,根据用户需求进行修改,帮助用户解决不同的问题。 ”刘景峰说道 神木技术工程师测试人脸跟踪功能 “关系”对拓展业务也非常重要。除了找到应用场景,还需要技术支持。 视觉识别产品通常可以分为软件算法、硬件和系统 其核心是算法,这正是神木的技术优势所在。 例如,上述用于抓小偷的系统主要使用面部特征和手势识别技术。 其中,面部特征引擎可以监控每个被拍照客户的历史。 如果客户是一个习惯性的小偷,他将成为人工智能关键监控的对象。 此外,普通的小偷伴随着谨慎的眼神、紧张的表情、左顾右盼,并特别注意摄像头的方位来寻找死角,而手势识别技术可以帮助列出这群人。 此外,刘景峰和卡内基梅隆大学生物特征研究所所长玛丽·萨维德斯(MariosSavvids)共同开发了生物特征的底层技术应用,他也是神木科技的首席科学家 依托卡内基梅隆大学30年来在视觉识别领域的积累,神木科技在两个具体的识别场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一个是遮挡人脸复原,另一个是模糊人脸复原 其中,遮挡人脸约简技术可以通过眼睛特征将数百万张人脸的商业数据库中的目标对象约简为一位数,而模糊约简技术可以将目标对象范围缩小到前50位 然而,技术领先能抓住市场优势吗?对此,刘景峰表示,为了赢得这一领域的订单,在某些情况下,“关系可能比技术更重要。” “视觉识别技术仍处于初级阶段,技术上的一点差距并没有导致市场上的明显差距。在这种情况下,这种关系尤为重要 ”刘景峰说道 值得注意的是,与人们对美国市场存在“一个词,一个词,没有关系”的印象不同,刘景峰表示,美国人可能更注重关系,强调行业的“小圈子”。 然而,美国市场对刘景峰没有太大压力。 从卡内基梅隆大学毕业后,他还在美国从事相关行业。他的合作伙伴拥有技术经验、网络资源和渠道资源。 正因为如此,神木科技的客户去年主要来自美国,主要从事安全业务。 从长远来看,一个考虑东西方面貌和姿态的大型数据库是神木科技的核心竞争力 “算法将继续迭代,但数据不能被替换 目前,我们已经建立了大量的人脸数据库,可以为商业应用提供各种可能性。 ”刘景峰说道 基于技术和市场的积累,神木科技于去年底被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投资。 融资完成后,神木科技将继续开发新的人工智能算法框架,并在实地实现。 深挖国内市场,神木科技的客户结构正在发生变化 “在中国扎根一段时间后,我发现中国市场更大 根据刘景峰的计划,国内业务收入将达到3亿元 由于制度差异,神木科技在美国智慧城市很难拓展政府采购业务。然而,在中国,一些公共视频监控应用已经在许多地方的公共安全系统中得到应用。 在零售业,尽管中国对盗窃监控的需求不如美国大,但对消费者分析的需求很大。 例如,上海保山万达广场2号店就应用了神木科技的方案:通过摄像头采集人脸后,对来车客流量、客户性别、年龄组统计、贵宾客户身份等进行统计分析。最后,为商场活动规划和规划效果评估提供数据支持。 目前,新零售领域有许多需求点,尤其是将人脸识别技术与无人商店概念相结合的产品和解决方案,将是神木科技未来几年的发展重点之一。 我们可以预见当时的场景:消费者一进入商店,相机就可以识别消费者信息,根据姿势和姿态分析消费者的兴趣爱好,同时自动识别消费者购物篮中的物品。当消费者走出商店时,他可以通过自动刷牙来完成付款。 在2C业务中,神木科技开发了专门为手机摄像头打造的系统,开发了脸部解锁和智能相册分类产品,并与二线和三线品牌合作,共发货60万台。 “目前,我们还在讨论与一线手机品牌的合作。我相信它很快就会上市。 ”刘景峰说道 要想在国内市场取得进一步进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据了解,与同行合作是神木科技在中国拓展业务的解决方案 目前,神木科技协会与一批具有安全集成资质的系统和设备集成商合作参与投标 目前,神木科技集团和烽火科技集团成立了控制子公司——视觉智能(Vivision Intelligence),从事视觉识别在智慧城市和智慧旅游中的应用。 “神木科技不仅与同类企业竞争,即使对方专注于指纹、虹膜等识别技术,它也是‘合作大于竞争’ ”刘景峰说道 原因是双模和多模识别已经成为一种趋势。 例如,人脸识别可以用来筛选大量的人,然后指纹和虹膜识别技术可以用来准确地验证一些人。 此外,越来越多的国内外巨头开始使人工智能成为包括计算机视觉在内的开放平台。 然而,刘景峰认为,初创企业不应将巨头视为竞争对手,而应视为合作伙伴。 “大公司的人工智能与初创企业的人工智能不同 制造人工智能的目的是让人工智能技术服务于数据,并将有价值的数据掌握在他们手中。 因此,他们不会通过销售人工智能工具来赚钱,相反,他们会发布工具来获取更多的数据。 ”刘景峰说道 采访结束时,刘景峰还向一些人工智能领域的企业提出了一些建议。 “与有积累的总公司相比,初创公司应该从用户的需求出发,在一个小而漂亮的市场中实现商业落地是最重要的。 只有通过获利,我们才能长期生存。 ”刘景峰说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